青青草a在线a国产

123

文章详情

青青草a在线a国产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 > 通知公告
开放式核科幻小说结局征集 万元奖金等你来拿!
文章来源:中核集团 日期:2019年06月14日

  4月,由中央网信办网评局、国务院国资委宣传局指导,国务院国资委新闻中心联合环球网、果壳、未来事务管理局、新浪微博共同发起的 “科幻作家走进新国企”活动走进了中核集团,到核工业西南物理研究院实地采风,参观了核聚变“人造太阳”等先进的核科技装置,获取了丰富的创作素材和创作灵感。活动得到社会各界的关注,并掀起了关于人类未来能源的讨论热潮,极大地调动了公众对核工业的兴趣。

  为了让该活动能够更深入地触及公众,培育全社会崇尚科学、关注核科技的社会氛围,在“科幻作家走进‘人造太阳’”活动的基础上,中国核学会与中核(北京)传媒文化有限公司联合举办“开放式核科幻小说结局征集大赛”评奖活动。该活动选取了著名科幻作家滕野参观“人造太阳”后创作的《拉维亚的太阳》,隐去其结尾,向全社会征集这部核科幻小说的开放式结局。隐去结尾的小说《拉维亚的太阳》和结尾的征集要求,在各平台全面发布。

  

  现在大赛已正式开启,活动准备了丰厚的奖金,欢迎你来报名!大赛有关事项如下,参赛前请仔细阅读。注意了,文末有重磅福利!

  报名须知:

  报名时间为2019年6月10日至7月10日。

  提供三种报名渠道:

  1.点击这里,立即报名参赛!

  2.登录中国核学会官网、中核集团官网的活动页面,下载报名表,填写完成后发送至邮箱cn_scifi@163.com,报名邮件主题需以“核科幻报名”开头,报名表作为邮件附件。

  3.如果对参赛有任何疑问,也可拨打010-68585612进行咨询。

  奖项设置:

  评奖奖项包括特等奖1名,一等奖2名,二等奖5名,三等奖7名(根据最终评奖情况,奖项可空缺)。

  按各奖项等级,奖金依次为1万元、5千元、3千元、1千元。

  评选条件:

  必须在规定时间内完成报名并提交作品方可参选。未报名或未提交作品均不视为成功参赛。

  提交的结局必须是未公开发表过的原创作品;字数在3千字左右;要能够接续给出的开放式核科幻小说《拉维亚的太阳》,合成一篇完整小说。

  关于评审流程、标准和评委阵容,敬请关注之后的发布。

  作品提交:

  结局作品提交的截止时间为2019年8月31日。

  提交方式:发送至邮箱cn_scifi@163.com。

  报名邮件主题需以“作品提交”开头,作品以可编辑格式(如Word文档)提交,上传作为邮件附件。

  重磅福利来了,核科幻锦鲤是你吗?

  曾任《科幻世界》美术编辑,为《三体》《生命之歌》绘制插图和封面,《庖厨天下》漫画作者,知名漫画家钧泽懿,特为本次活动创作了一幅科幻感满分的“人造太阳”主题插画。我们将拥有钧泽懿签名的插画印在了精美T恤上,制作成了实用的限量版文化创意产品。该文创产品作为本次活动奖品推出,有珍珠白、活力橙两种底色可选。

  点击下图,即可抽取插画同款精美T恤。穿上它,你就是这个夏天整条街最靓最科幻的仔!

  

征集结局:拉维亚的太阳

  滕野科幻作家,擅长以简明的物理原理构建超出日常想象的宏大意象。代表作《黑色黎明》获得2019年引力奖,《至高之眼》获得首届“未来全连接”金奖,《灾星》获得第五届未来科幻大师奖三等奖,《时间之梯》获得2019年黄金时代奖。

  拉维亚的太阳

  落地

  安-124运输机呼啸着落地,降落时的巨大震动让顾黄河的脑袋猛地甩了一下,一顶蓝色头盔从他怀里滑落到机舱地板上。

  “博士,我们到了。”旁边的一名军人弯腰帮他捡起那顶头盔,“从现在开始,我建议你无论到哪里都戴上这玩意儿。”

  “这是什么地方?”顾黄河揉着太阳穴,努力想从旅途的昏睡中清醒过来。

  “帕迪国际机场,位于拉维亚共和国首都帕迪市郊外,离海岸不远。”军人说着把头盔递给他,头盔正面印着两个醒目的白色字母:UN。

  联合国的标志。

  他们头顶亮起刺眼的灯光,安-124尾部巨大的舱门缓缓开启,一阵裹挟着雪花的冷风涌入机舱,门外是顾黄河未曾见过的陌生夜色。

  一名穿着卡其色服装的老年军人走进机舱。“拉维亚欢迎远道而来的各位。指挥官是谁?”他环视了一下四周,问道。

  “是我。中国陆军大校,石默。”顾黄河旁边的军人起身向前一步敬了个礼,然后伸出手。

  “拉维亚共和国紧急状态委员会临时主席,萨莫尔。”老军人也还了个礼,接着和石默握了握手。

  “萨莫尔主席先生——”“这个头衔太长,我不习惯。”萨莫尔打断了石默的话,“如果你不介意的话,请称呼我将军。”

  石默点点头:“好的,将军。我本以为最快明天才能见到您,想不到您竟然会亲自来机场。”

  “联合国那些政客满嘴胡话,可他们起码搞对了一件事:情况紧急。”将军重重哼了一声,“但维和部队的反应这么迅速,也很出乎我意料。”

  “帕迪总统遇刺的消息十小时前就传遍全球了。”石默说,“对拉维亚共和国的不幸遭遇,我们深表哀悼。”

  “把悼词留给政客去说吧。”将军摇摇头,“军人关心的应该是复仇。”

  “看来将军对政治家有很深的成见。”一名穿着西装的中年人从机舱中部向他们走去。

  “你是谁?”将军转头问。

  “我叫阿戈斯蒂诺·费拉罗,是本次维和行动中的联合国秘书长特别代表。” 中年人微微欠身致意。

  萨莫尔冷淡地与他握了握手,但丝毫不掩饰眉宇间的厌恶神色。

  “那么,这次行动的关键人物都到齐了。”费拉罗似乎并不在意将军的态度,他扫视了一下在场的众人,“我负责一切外交事务;石默大校负责具体军事事务;至于将军——”

  “我会协调本地人员交通、后勤、医疗及其他应由拉维亚共和国负责的事务。别以为你能对我发号施令。”萨莫尔冷冷道。

  “还有一位关键人物。”石默忽然说,“顾黄河博士,他是大型托卡马克装置专家,也是‘旭日’工程成功的关键。”

  “你说的是他吗?”费拉罗望望机尾,顾黄河正在那儿扶着舱门拼命呕吐,“看来顾博士被这趟长途旅行折腾得不轻。”

  “他需要休息。”石默说着走过去扶住顾黄河,“博士,你脸色不好。”

  “这架飞机……太吵了。”顾黄河虚弱地擦擦嘴唇,“我感觉我耳朵里好像有台航空发动机在响个不停。”

  “安-124毕竟不是专为载人设计的,它更擅长运输军用装备。” 石默点点头表示理解。在两人身边,两辆通体漆成白色的轮式步战车正先后缓缓驶出机舱。

  “我们已经给维和部队准备好了营地。”萨莫尔将军说,“请各位好好休息一夜,接下来几天也许会有一场硬仗要打。”

  葬礼

  拉维亚共和国前总统帕迪的葬礼于第二天下午举行。在庄严的哀乐声中,帕迪总统的灵车缓缓穿过以他名字命名的首都,前往郊外的国家公墓。人们步行跟在灵车后面,形成了一条长长的送葬队伍。

  顾黄河与石默走在队伍中间,他们前方是拉维亚的官员们,后方则是自发参与葬礼的民众。队伍最前端是萨莫尔将军和费拉罗。

  “总统是怎么死的?”顾黄河小声问石默。

  “一颗狙击子弹,一枪毙命。”石默简洁地回答,“当时他刚做完一次关于‘旭日’工程的演讲,正在返回官邸的路上。”

  “这……这和工程有关系吗?”顾黄河结结巴巴地问,“‘旭日’只是个民用设施啊!”

  “你以前听说过和国家一样大的设施吗?”石默抬头看了看天空,“这东西能改变世界。博士,我劝你最好打起十二分精神来,时刻保持警惕。拉维亚远远不像表面上那么平静,搞不好历史的暗流就在你我身边涌动。”

  时值十一月,拉维亚国家公墓已经被白雪覆盖,来自海上的寒风像大理石墓碑一样冰冷。帕迪总统的灵柩下葬后,萨莫尔与费拉罗分别代表拉维亚政府和联合国发表了演说,将军表示一定会让国家政权平稳过渡,费拉罗则强调联合国仍一如既往地支持“旭日”工程。

  人群渐渐散去,在公墓出口,石默和顾黄河看到了费拉罗,他穿着黑色西服,看起来就像雪地上的一只渡鸦。

  “顾博士,石大校,能私下谈几句吗?”费拉罗横跨一步,刚好挡在两人面前。

  “当然。您有什么事情?”石默沉稳地回答。

  “帕迪总统一死,‘旭日’工程凭空增添了许多变数。”费拉罗说,“这也是联合国决定紧急介入的原因。虽然没有直接证据,但短时间内,拉维亚政府从上到下都不再值得信任。”

  “您是在怀疑萨莫尔将军吗?”石默敏锐地反应了过来。

  “我并没有这样说,这是很严重的指控。”费拉罗摇摇头,“但逻辑很简单——过去几十年里,帕迪总统和萨莫尔将军一同掌控着这个国家,现在总统死了,谁是最大的直接受益者呢?谁会继承他留下的政治遗产呢?”

  “行刺的凶手找到了吗?”顾黄河问。

  “没有,凶手显然是专业人士,我们还在寻找他可能留下的任何蛛丝马迹。”费拉罗摊了摊手,“我来这里除了保证‘旭日’工程按期完成之外,另一个任务就是协助追捕凶手,靠拉维亚自身的力量,不大可能办到这件事。”

  “如果您的怀疑成真,那么——”石默没有把话说下去。

  “我想和您谈的就是这个。”费拉罗点点头,“请您做好最坏的打算,随时准备应付突发情况。”

  “维和部队来这里是为了维护和平,不是为了挑起战争。”石默说。

  “要是事态真如我所想的那样发展,恐怕会有人抢先一步挑起战争的。”费拉罗耸耸肩膀。

  “那我们一定会履行职责。”石默回答。

  “您这样说,我就放心了。”费拉罗再次点头,“另外提醒一句,我估计萨莫尔将军很快也会来找你们两位私下谈话,无论他说什么,请牢记你们的立场。”

  “您为什么觉得将军会来找我们?”顾黄河有点摸不着头脑。

  “政治家的直觉吧。这可能是将军讨厌我的最大原因。”费拉罗笑道。

  出发

  次日清晨,维和部队的一支小分队向“旭日”工程的工地出发。令顾黄河意外的是,萨莫尔将军也与他们同车前往。

  车队驶出帕迪市后,公路两旁都是白茫茫的原野,一眼望不见尽头。将军和石默都沉默不语,车厢里的气氛像冰一样冷。

  “这里的雪景真美。”顾黄河没话找话地指了指窗外。

  “是吗?我前半生从未在自己祖国的土地上见过雪花。”将军瞥了一眼辽阔的荒原,“十五年前拉维亚才迎来了有史以来的第一场雪,那时你可能还是孩子。”

  “在北方,已经有大片土地陷入了永远的寒冬。”石默说。

  “是啊……从这点上来说,我们还算幸运,海洋暖流让我们多维持了几年适宜农耕的气候,但这样的气候很快也要保持不住了。”将军叹了口气,“帕迪的夙愿就是让拉维亚的土地上升起一根火苗,照亮全世界漫长的寒冬。我不会令他失望的。”

  “不只是火苗,帕迪总统所做的事业比那伟大得多。”石默说,“他要让拉维亚变成人类新的太阳。”

  “你说得对。”将军抱起了双臂,“啊,既然这该死的太阳拒绝燃烧,那我们就自己亲手创造一个太阳!”

  顾黄河抬头望了望,在深蓝色的天空映衬下,日光显得有些黯淡。他知道就在此时此刻,太阳仍在慢慢冷却,如同北风中逐渐熄灭的余烬。

  太阳活动的衰落已经持续了数十年,天文学家们仍在争论其原因,有人猜想太阳核心的聚变反应速率变慢了,有人认为太阳表层与深部之间的热量对流出了问题,但不争的事实是,在过去的半个世纪里,太阳产生的能量比从前少了近百分之十。

  这已足够令冰河世纪重临这颗行星。前所未有的寒潮从极地呼啸而下,席卷低纬度地区。二十年前北极冰盖就延伸到了西伯利亚,而南极冰盖正在一点点蚕食智利与阿根廷的国土。

  这也许是人类经历过的最漫长的冬天。上一个见过这样的冬天的物种,应该是猛犸象。

  幸好,人类拥有的武器不仅是獠牙和毛皮。

  将军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叠好的地图,在膝盖上摊开,用手指量了量距离:“我们快到了。你们可能没怎么见过这种老古董,是不是?”看到顾黄河和石默脸上的神情,将军微微一笑,“这是当年我和帕迪并肩作战时使用的地图。帕迪一直说我应该接受时代的变化,改用电子地图和卫星定位装置,可惜我是个怀旧的老顽固……”他爱惜地抚摸着地图泛黄的边缘,把折痕仔细抹平。

  “将军,我能冒昧问个问题吗?”顾黄河的目光越过将军肩膀望着他腿上的地图。

  “当然,问吧,博士。”萨莫尔点点头。

  “拉维亚的国土为什么会是这个形状?”顾黄河问。

  地图上拉维亚的国境线是个完美的正圆形,拉维亚国土上唯一一处形状不规则的地方是它最南端的半岛,半岛伸入海洋中,首都帕迪市也坐落在这个半岛上。

  “拜殖民者们所赐。”萨莫尔耸耸肩,“当年殖民者们用一把尺子和一根红铅笔就能在地图上决定一个国家和几百万人民的命运,你看看非洲的地图就知道,那些横平竖直的国境线都是殖民者们大笔一挥随意划分的结果。轮到拉维亚的时候,他们用了一只圆规,于是我们成为了世界上唯一一个国土呈圆形的国家。最终我们在帕迪的努力下实现独立。”将军一时似乎陷入了回忆,“那时我们都是战友,都很年轻,比你们还要年轻。”

  “您也为这个国家立下了汗马功劳。”石默说。

  “功劳嘛,确实有一点。”萨莫尔将军终于露出了微笑,“殖民者很狡猾,他们把内陆还给了我们,但我们国土南边伸入海洋的拉维亚半岛又被他们把持了几十年。帕迪命令我收复半岛,夺回拉维亚的入海口,接着我们把首都也建在了那里。所以现在我们的国土就像一只梳妆镜,圆形的内陆部分连接着一条狭长的半岛,要我说,它是地球上最美丽的一块镜子。”

  “旭日”工程

  车队前方的地平线上出现了一座高塔,司机在塔底附近停下了车子。

  “我们到了。”萨莫尔将军说,“‘旭日’工程的一号磁场塔。”

  “很壮观。”石默抬头望着塔顶,“但除了壮观之外我发表不出其他意见了,我并不懂核工程方面的知识。”

  “我也不懂。”萨莫尔微笑着说,“以前这都是帕迪操心的事情。能给我这个大老粗解释一下吗,顾博士?这些矗立在我国中央的高塔有什么用?”将军向后座侧了侧头。

  “啊……什么?哦,当然没问题。”顾黄河朝窗外看得有些出神,两秒后他才意识到将军正在发问,他赶忙回过头来,“它是‘旭日’工程的磁场发生器的一部分。自长冬降临以来,人类试过很多种挽救气候的办法,最终把目光落在了核聚变上——唯有太阳才能赶走冬天,因此我们必须学习太阳产生能量的办法。最有希望实现可控核聚变的设备是托卡马克装置,在托卡马克装置的基础上,各国联合提出了‘旭日’工程的建设方案。托卡马克装置的困难之一是无法实现小型化,大概在十三年前,人们终于意识到,我们可能走错了方向——核聚变装置,也许应该朝大型化发展!”

  将军抱着双臂静静聆听。磁场塔的阴影落在他脸上,让顾黄河看不清他的表情。

  “核聚变反应炉中的等离子体温度可以达到一亿度,世界上没有任何一种材料能承受这样的高温,因此我们只能用磁场来约束等离子体,让它悬浮在空中。然而,等离子体在磁场中的运动十分复杂,可以拧出比麻花还不规则的轨迹来,令反应无法稳定进行。最后,有人提出了以毒攻毒的办法:利用自然界大气对流来平衡这种复杂的运动。这是个石破天惊的想法,这意味着,我们将要在开放空间内进行核聚变反应!”

  “能不能说得再简单点?”将军皱起眉头。

  “托卡马克装置是密闭的真空容器,但‘旭日’工程走了一条截然相反的道路:靠数百座这种高塔产生足以覆盖整个拉维亚的磁场,”顾黄河指向窗外,“等离子体将沿着无形的磁力线在高塔之间穿梭,季风和空气对流会承担起调节等离子体运动的责任,令核聚变反应稳定地进行下去。”

  “到这里我就能理解了。”将军闭上眼睛,“就像宣传的那样,你们把拉维亚变成了一座聚变反应炉。”

  “是的,拉维亚的国土呈圆形,非常适合建设大型核聚变装置。”顾黄河说,“就我所知,一条能产生强磁场的环形电路已经沿着拉维亚的国境线铺设完毕,磁场塔的建设也快结束了。”

  “和国家一样大的发电厂。”将军感慨道,“这种解决问题的思路,真像你们中国人的风格。多年前,你们的祖先耐心地沿着国境砌墙,后来,你们又建起截流长江的大坝,将水、电和天然气跨越几千公里输送到国土的另一头,我以为那已经是你们想象力的极限了,但你们总是能再次令世人吃惊。”

  “‘旭日’工程属于全世界。”石默说,“像其他国家一样,我们只是尽自己的一份力。做出最大牺牲的还是拉维亚的人民。”

  “是啊……拉维亚的国土上已经建造了三百多座这样的高塔。”将军遥望着窗外,“为了配合工程建设,我们把广袤国土上的人民都迁往了拉维亚半岛。虽然我们只是个小国,但搬迁的人口也达到数百万之巨,我难以想象帕迪是怎样顶住压力、完成这一壮举的。”

  “帕迪总统是一位很有魄力的人。”石默点点头。

  “比我见过的所有政客都果断,而且为人正直。”将军说,“但现在他走了,于是我不得不替他来应付那些讨厌的苍蝇……比如费拉罗。”

  “看来您对费拉罗的意见很大。”石默微微一笑。

  “我们为什么不好好待在帕迪市,非要跑到荒原上来看这些冷冰冰的金属怪物?还不都是因为费拉罗先生日夜操心着‘旭日’工程的安危。”萨莫尔朝着高塔撇撇嘴。

  “费拉罗的担忧不无道理。”石默说,“‘旭日’工程是世界瞩目的焦点,它建成后将给全世界输送电力和温暖,帕迪总统以一己之力顶住各方压力推进工程建设,他死于非命,很可能意味着某些人不希望‘旭日’工程顺利完工。”

  “我说过会配合维和部队,所以你们想怎么检查都随你们的便。”将军向后靠了靠身子,“但费拉罗没有告诉过你们他父亲是谁吧?”

  “他父亲是谁?”石默问。

  “罗德里戈·费拉罗,赤道投资集团的大股东之一。”将军明显露出了厌恶的神色,“你们都知道赤道投资集团是什么货色。”

  石默没有说话。长冬刚降临时,一群卓有远见的商人就联合起来,开始大量投资赤道地区的农业和地产,不到十年,地球上最炎热的地区几乎都成了他们名下的财产。随着太阳降温,热带开始变得凉爽舒适,无数人纷纷向南移居,让赤道投资集团赚了个盆满钵溢。

  “嗜血的资本家。”将军说,“几百年来,他们也许变得礼貌了,但礼貌背后的贪婪从无变化。以前他们会把枪顶在别人头上掠夺财富,现在他们改用条款和文书彬彬有礼地将你剥削成穷光蛋。”

  “我听说赤道投资集团曾想收购拉维亚半岛的一处优良海港。”顾黄河说。

  “帕迪严厉地拒绝了他们。他告诉他们,这里是拉维亚共和国,不是拉维亚公司。”将军哈哈大笑,“所以,你们想想,如果‘旭日’工程真的成功,也就意味着无穷无尽的电力与热能将可以向北方输送,继而恢复北方的农业生产与正常生活,人们如果都离开热带地区回到故土,那损失最大的是谁呢?很早就有人说过,不要相信资本家的良知。”

  车里一时陷入了沉寂。

  “我建议你们两位,小心那个西装革履的代表先生。”萨莫尔说完,朝司机打了个手势,车队又开始向前移动,前往下一座磁场塔。

  傍晚时分,车队前方出现了一道闪着银光的高墙。

  “那是什么?”石默指着高墙问。

  “‘旭日’工程的‘第一壁’!”顾黄河有些兴奋地摇下车窗,好看得更清楚一些,这道墙沿着地平线朝左右两侧远远延伸出去,其尽头没入橘色的黄昏之中。

  “能解释得详细点儿吗,博士?”石默露出了一丝苦笑。

  “氢原子有三种同位素:氕,氘,氚。聚变炉里的反应是氘和氚结合成一个氦原子并生成一个中子,同时放出巨大的能量,这跟太阳上的核反应类似。”顾黄河回过头来,“太阳本身拥有巨量的氚,但在地球上,氚既稀少又昂贵。第一壁的作用就是给聚变炉不断补充氚,这些墙面是锂铍合金材质,氘氚反应放出的中子轰击第一壁时能够生成新的氚,令核反应持续进行下去。实际上,新生成的氚反而还比核反应消耗的氚要多些呢。”

  “工程人员告诉我,拉维亚境内有上千堵这样的高墙。”将军也摇下了车窗,“这些墙短的有几百米,长的有几公里,能让‘旭日’工程燃烧数十年。”

  “是的,按我们的计算,已有的第一壁足够核反应持续进行半个世纪,半个世纪后我们要关掉‘旭日’工程,补充第一壁上被消耗掉的锂铍合金……不过那就是下一代人的事情了。”顾黄河说。

  疑团

  一行人回到帕迪市时,已经是深夜。将军命令司机把两人送到维和部队驻地,然后离开了。

  “‘旭日’工程有什么问题吗?”走进驻地大门时,石默问道。

  “今天只是走马观花远远看一眼,瞧不出什么毛病。”顾黄河摇摇头,“第一壁没什么好说的,只要核反应不启动,它们就只是一堵堵无害的墙;我们需要担心的是磁场塔,如果磁场塔出了问题,反应一启动,等离子流就会失去控制——这么说吧,那场面将比人类历史上所有的核爆都还要壮观,一轮真正的太阳将短暂地照亮拉维亚的天空,然后把火光范围内的一切都熔化成岩浆。”

  “你说得对。”石默点点头,“我会要求技术人员尽快细致检查所有的磁场塔。”

  两周后,维和部队召开了一次短暂的内部会议。

  顾黄河由于连日工作,显得有些憔悴。石默点起了一根烟,神情也透着疲惫。最后还是顾黄河先打破了沉默:“‘旭日’工程的磁场塔已经基本检查完毕,我们没发现任何问题。”

  “算是一个好消息。”石默吸了几口烟,“不过,至今为止,帕迪总统的死仍然没有任何头绪。按照联合国的计划,如果工程进度一切正常,维和部队应当在一个月内撤出拉维亚。”

  “抓捕凶手和我们没关系吧?那是费拉罗和萨莫尔将军的工作。”顾黄河问。

  “关键就在这里。目前看来,负责抓捕凶手的两个人,都可能与帕迪总统遇刺有直接关系,且都可能影响到‘旭日’工程的建设……”石默陷入沉思,“这项工程关系到几十亿人未来的生活,因此它必须由联合国来负责,绝不能受到任何个人或公司的控制。”

  “如果萨莫尔将军想控制‘旭日’工程,那他应该加快工程建设,把全世界最大的核反应炉当做自己的政治资本;如果费拉罗想控制‘旭日’工程,那他应该尽力拖慢工程建设,最好让这个项目无法完工,这样才能保障赤道投资集团的利益。”石默掸了掸烟灰,“可是,现在这两个人都没采取任何行动。”

  “说不定只是我们没发现。”顾黄河耸耸肩。

  “没发现……没发现……我们漏了什么地方吗?”石默喃喃道,手中的烟蒂就快燃烧完了,但他浑然不觉。

  ▼

由此开始续写结局

  ▼

【打印】 【关闭窗口】